欧美色情 > 名人生活 > 黄光裕的复仇!

黄光裕的复仇!

欧美色情 2020-06-28 17:25:06 来源:陆家嘴金融

1948年在北京出生的张大中,是一个苦孩子。

张大中父母都是党员,早期参加过革命。1960年,张大中12岁,父亲张以成患了肝腹水。这也不算是绝症,但当时医疗条件比较差,张以成不治身亡。

张大中兄妹七人的吃喝拉撒,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压在了母亲王佩英一人身上。

前排中间:张大中

当时社会动荡,政治不稳定,让这个脆弱的家庭风雨飘摇。5年之后,由于王佩英经常发表“反动言论”,被关进了精神病院。

当时还在读初中的张大中,与母亲感情最深,每个月都会骑着自行车去看望母亲。有一次,母亲哭着对张大中说: 儿啊,妈做的事可能会拖累你们,妈对不住你们啊!

张大中并不理解母亲话中的意思。

1970年,王佩英在北京工人体育馆的一次万人公审大会上,被执行了死刑。

听到消息的张大中大脑一片空白,他在长安街奔跑到深夜,泪水和汗水夹杂在一起,释放心中巨大的悲痛。

插队回来后的张大中,一直为母亲的名誉奔走。终于在1980年,母亲得到了平反,兄妹7人一人得到了1000元补偿。

拿到母亲用生命和献血换来的钱,张大中痛哭流涕。32岁的张大中,已经完全理解了母亲,他暗暗地对自己说: 我不能拿这笔钱去享受,我要让它增值,为社会作出贡献,这样才能对得起母亲

1982年,34岁的张大中辞掉了供销社的工作,那是一眼就能望到头的工作。他成立了张记电器加工铺,专门生产音响放大器。

4年之后,张大中敏锐地发现,北京是一个消费型城市,搞制造业不如搞商业。

1986年,张大中的第一家电器原配件销售门店,在中组部路口灵镜胡同8号开业了。张大中的店铺虽然只有十几平方米,但生意非常红火,当年他就积累了五万元的财富。

在那时,5万元绝对算得上是一笔巨款。

高兴没多久,张大中就被北京市工商局请去“喝茶”了,原因是他的张记电器加工铺开了两家,在当时个体户是不允许开分公司的。

张大中被请去“喝茶”那一年,有一个广东潮汕人,坐着火车来到了大北京,来到了张大中的“地盘”

黄光裕从北京火车站出来,已经是晚上了。他操着潮汕口音的普通话,叫了一辆三轮车,让三师傅带他去旅馆。

三轮车师傅一看就知道黄光裕是南方乡下来的,载着他吭哧吭哧骑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了一家旅馆,收了他1块钱。

黄光裕住进了这家一晚只要5毛钱的旅馆,第二天起来,准备去北京城逛逛,看看有什么商机。

刚走出旅馆大门没几步路,就看到大大的北京火车站,黄光裕不禁破口骂了一句:“ 扑领母”(潮州话三字经)。原来昨晚那三轮车师傅骑了半天,根本就没离开火车站。

17岁的黄光裕,第一次体会到了人心险恶。

黄光裕在北京考察了几天,发觉还是卖服装靠谱。他从南方进来一批衣服,找到了珠市口东大街的一家国营服装店,让他们帮忙代销。

合作了几个月后,黄光裕就想把这个店盘下来自己做。这个店位置一般,生意也很惨淡,负责人巴不得有人来接盘。

黄光裕把在内蒙古做电器生意的哥哥叫来,签订了三年的租赁合同。店面有100平方米,黄氏兄弟把一半用来卖服装,一半用来卖电器。

国美服装店,就这样开张了。当时的黄光裕,根本不会想到,“国美”会成为响彻全国的家电连锁巨头。

1986年,是特别有意思的一年。

这一年,23岁的江苏南京人张近东,从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已有两年,在南京鼓楼区的一家区属企业上班。

张近东并不是安分守己之人,用现在的话说,他是一个“斜杠青年”。一边做正职工作,一边搞副业,他用业余时间接了一些空调安装的工程。

这一年,27岁的上海人陈晓,刚刚进入上海工业局三产办,负责家电销售。

38岁的张大中,17岁的黄光裕,23岁的张近东,27岁的陈晓,他们分别在北京、南京、上海,无意中一同踏进了当时的风口——家电行业。

他们身处天南地北,但命运终究让他们聚到一起,上演一幕幕商业上的爱恨情仇。

这四个男人,黄光裕最小,但他却最早喝到家电行业的头啖汤。

当时,改革开放已经有十年,全国人民也已经小有积蓄,被压抑已久的消费欲望喷涌而出,家用电器成为当时最抢手的商品。

只要能拿到货,就一定能卖出去,黄光裕在广东有源源不断的货源,这让他很早就尝到了甜头。

赚到了钱的黄光裕,又连续开了几家分店。

1990年,国美卖的电器品种越来越多,话语权越来越大,黄光裕采用了一种新的生意模式:直接向厂家进货。

原来所有的卖场,都是向家电厂的批发商进货,由于渠道层层加价,最终到卖场的价格也水涨船高。

这让国美电器的进货价格大幅降低,黄光裕采用低价竞争策略,薄利多销,门店越开越多。

这一年,对张近东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

斜杠青年张近东,靠副业赚到了一桶金10万元。副业带给他的不仅仅是创业的启动资金,他敏锐地发现空调行业非常暴利。

于是,他辞去了正职工作,创办了苏宁家电,专营空调批发的生意。

生意的火爆,完全超乎了张近东的想象。当年,苏宁家电营业额就做到了6000万元,张近东赚了1000万。

从10万到1000万,张近东只用了一年时间。

这一年,上海的陈晓,同样迎来了命运的转折。

他被上海南汇区商业局看中,挖来南汇区家电批发站做常务副总经理,主抓销售。陈晓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南汇区家电批发站”改名为“永乐家电批发总公司”。

就这一简单的改名,陈晓的商业天赋可见一斑。一个区一级的批发站,改名后就拥有了承接全市乃至全国生意的机会。

但陈晓此时依然是个打工仔,只能算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还没有真正做老板。

陈晓,你还得蛰伏几年,属于你的机会还没有真正来临。

接下来的时间,还是交给我们的主角黄光裕吧。

相较于张近东的苏宁刚刚起步,黄光裕的国美已经如鱼得水。当时没有人在报纸上打广告,黄光裕首开先河,在《北京晚报》的中缝打广告。

现在我们互联网常说的低价引流,其实早就被黄光裕玩透了。当时中缝广告用不了多少钱,却让“买电器,到国美”成为家喻户晓的口号。

1992年,国美电器在北京开了十几家分店,营业额达到了2个亿。这一年,黄氏两兄弟正式分家。哥哥分走了房地产业务和六家门店,黄光裕分走了国美的品牌和其它几家门店,以及几十万元现金。

1993年,黄光裕英姿勃发,将北京的所有门店招牌改成国美电器,进行了同品牌运作。

为了扩大经营,黄光裕跑到中行去贷款,认识了中行的一个信贷员小姑娘——杜鹃。

杜鹃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父母是教师,又捧着银行的金饭碗,典型的白富美。

个子不高的南方人黄光裕,初中没毕业,身上除了有钱,也就只剩下钱了。毫无疑问,这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戏码。

没多久, 杜鹃和黄光裕坠入了爱河。至于 杜鹃爱上黄光裕什么,他并不知道,但他相信一定不是钱。

多年之后,杜鹃会用实际行动证明这一点。黄光裕也没有看错人,当时谁也不会想到,这看起来柔弱的女子,日后会成为拯救国美电器的强大女王。

1993年,对张大中来说,也是跨越性的一年。

张大中一直在折腾音响生意,全国的卡拉OK热潮,让他的财源滚滚来。他突然意识到,诺大的北京城,居然没有一个大而全的音响店,能够同时卖所有品牌的音响。

张大中决定玩一把大的,他租下了玉泉路上一个几万平米的商场,成立了大中音响店。

效果没有张大中想象的好,刚开始知名度不高,生意非常惨淡,一天下来的营业收入,还不够给员工发工资。

张大中这就样熬了半年,慢慢有了点知名度,大家都知道玉泉路有一个超大的音响店,品牌一应俱全,才开始盈利走出困境。

正是这把大的玩对了,张大中看着这么大的商场面积,就不再将眼光局限在音响。大中音响店卖的家电越来越多,这正成为日后“大中电器”复制的样板店。

这一年,张近东的苏宁家电风声水起,抢走了南京国有大商场的生意。

张近东成了他们的眼中盯,南京“八大商场”联合向苏宁发起价格战,并对空调厂家放话说:谁要给苏宁降价,我们就在南京市场封杀谁

张近东没有退缩,迎难而上,大幅降价应对围剿。这场价格大战引起了媒体的跟踪报道,相当于免费给苏宁打了广告,这是空调行业卖方市场的第一次价格战,苏宁一战成名。

苏宁最后以一敌八,突破了“八大商场”的围剿,当年营业额干到了3个亿,成为全国最大的空调经销商,成了价格战的最大赢家。

1993年张近东做到了3个亿,高兴得合不拢嘴。但相比上海的陈晓,张近东却只算是个零头,那一年,永乐在陈晓的带领下,干到了13亿元。

但是陈晓却一直高兴不起来,他在国企上班,带着永乐做了这么大的销售额,得到的却很少。虽然贵为副总,但生活并不宽裕。

陈晓有着比黄光裕、张大中、张近东更为强烈的财富欲望,他已经受够了生活窘迫的苦。

陈晓于1959年出生于上海南汇区,也就是现在的浦东。1岁的时候,他被诊断患上了小儿麻痹症,留下了残疾,导致他现在1米9的个子,走起路来还是会有点跛。

10岁那一年,又惨遭家庭变故,父亲一命呜呼,生活就变得更加艰苦。

青年陈晓身“残”志坚,通过知识改变命运,大学毕业后,进入国企上班。生活条件虽有好转,但依然窘迫。

1993年,陈晓家庭再一次遭遇不幸,结发妻子患上了重病。为了给妻子治病,陈晓掏空了家里所有积蓄,还欠下了40多万元债务。最终,他还是没有挽救回妻子的生命。

人前风光,人后凄凉的陈晓,不明白自己这么努力工作是为了什么,为什么创造了巨大的业绩,生活还是如此凄惨。

接下来的几年,陈晓一定是苦闷的,国企的弊端也开始显现。当时刮起了房地产热,公司主要领导将资产拿去银行抵押贷款购买土地,导致永乐家电地位下降,业绩也是一年不如一年。

1996年,辉煌一时的永乐轰然坍塌,高层宣布倒闭。陈晓多年的努力,化为灰烬。曾经的辉煌,与他无关;如今的落魄,却与他有关。

否极泰来,那一年,陈晓带领47名同事离开了国企,以买断他们国企的工龄为条件,拿到“永乐”这个品牌。

陈晓拿出了全部积蓄60万元,和同事们凑了100万元,创立了属于陈晓的永乐家电。

此时的陈晓,犹如脱了缰的野马,一路狂奔。这是他自己的事业,这一次,他终于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了。

1999年,张大中成立了大中电器,做音响赚了第一桶金后,正式进军北京全家电市场。

陈晓的永乐放弃单纯的电器零售批发,开始转向经营,在上海开出多家分店。

张近东的苏宁电器,放弃只做空调卖场店,开始转向大型综合电器卖场。

黄光裕的国美,打败了国有大卖场,成为了北京最大的家电连锁企业。北京已经无法满足黄光裕的雄心,他要向全国进军。

这是一个疯狂开店的年代,黄光裕策马奔腾,在全国各地攻城掠地。国美玩的是低价竞争策略,所到之处,价格战硝烟四起。

黄光裕将家电的战火烧到了全国。在北京,黄光裕是张大中的死对头,双方不分上下。

国美也将分店开到苏宁的老巢南京,永乐的老家上海,苏宁和永乐也不甘偏安一隅,全国四处扩张。

大批量的复制门店,带来的是大量资金投入,黄光裕打起了资本市场的主意。

2000年,黄光裕以鹏润大厦的办公室作为抵押,贷款了2568万港元,入股了香港一只“仙股”——“京华自动化”。

2002年2月,黄光裕又以1.35亿港元,收购了“京华自动化”85.6%的股份,成为了绝对控股股东。这一收购举动,并配合利好消息,京华自动化股价暴涨了4倍。

黄光裕趁着股价上涨,套现了7650万元,将持股比例降至74.5%。

2002年4月,京华自动化公司以1.25亿港元现金加0.75亿港元股票的方式,收购了黄光裕控制的一家百慕大公司。7月份,黄光裕将鹏润地产的部分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将公司名字改为“中国鹏润”。

黄光裕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作后,他付出了1.35亿港元,得到了1.25亿元现金,再加上资本市场上套现的7650万港元,相当于他一分钱没掏,控制了一家港股上市公司。

别看黄光裕只是个初中生,他在实践中学习企业经营和金融,早已蜕变成为一个资本运作的高手。

2004年,黄光裕又在港股玩起了“左手倒右手”的把戏。

黄光裕先是把个人的18家子公司和94家门店,装入国美电器,北京国美和另外的34家门店,依然在他个人名下。黄光裕个人持有国美电器35%的股份,另外65%股份由他控股的“鹏润亿福”持有。

6月,黄光裕控制上市公司——中国鹏润,宣布以85亿港元的代价,收购“鹏润亿福”持有的“国美电器”的65%的股份。

随后,黄光裕将“中国鹏润”改名为“国美电器”,实现了借壳上市。

国美电器成为率先上市的家电企业,黄光裕个人财富暴涨至105亿元,成为当年的中国首富。

这一年,黄光裕才35岁,成为最年轻的中国首富,名满天下!

但是,对手的力量也不容小觑。

这一年,深圳中小板正式开板。张近东抓住了这个机会,把苏宁送上了A股,募集了4亿元资金。当年,苏宁营业额达到了91亿元,门店数量扩张到了80家。

陈晓的永乐更为生猛,营业额达到了160亿元,门店数量108家。

偏安一隅的张大中,也将大中电器的营业额做到了64亿元,门店总数达到了68家。

以前,四大家电巨头之间的竞争,是门店数量之间的竞争。2004年,资本介入之后,就不再是一城一池的争夺,而是国与国之间的争霸。

国美在香港上市,连比永乐规模更小的苏宁也在A股上市,让陈晓夜不能寐。

永乐要继续扩张,有多少钱做多少生意的模式,一定会被时代所抛弃。于是,陈晓找来摩根士丹利,以20%永乐的股份,拿到了大约3.5亿元的资金。

2005年1月,陈晓和 摩根士丹利签订了一份致命的对赌协议: 如果2007年永乐的净利润低于6.75亿元,陈晓要出让6%的股份给摩根士丹利,这意味着他将会失去永乐的控股权。

同年10月14日,永乐终于在香港上市,同年净利润达到3.2亿元。

2006年,面临着国美和苏宁的双面夹击,永乐的利润增长开始放缓。眼看完不成与投资方的对赌协议,陈晓想到了一个快速增加企业利润的方法——并购。

陈晓心思极其缜密,有着上海人特有的精明。一个规模庞大的并购阳谋,在他的精心策划下,开始登场上演。

陈晓先是找到老相识张大中,他们曾经为了对抗国美,成立了“中永通泰”联盟,张大中是牵头人。

陈晓给张大中描绘一幅美好的前景: 永乐和大中合并,与国美、苏宁成三足鼎立之势

张大中显然被陈晓画的大饼,给深深地吸引住了,他与黄光裕在北京恶斗了多年,终于有机会和黄光裕平起平坐了。

2006年4月19日,永乐和大中同时对外宣布,一年后将会合并。为了表示诚意,永乐给大中电器付了1.5亿元的定金。

张大中紧紧握着陈晓双手说:兄弟,够意思!

陈晓笑而不语,大中电器不是他的最终目的,国美才是!

拿到与大电器的合并协议,陈晓转头就去找了黄光裕。永乐+大中,这对CP组合,对黄光裕来说,简直太诱惑了,他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张大中发现陈晓与死对头黄光裕暗中勾结,才知道自己被骗了,陈晓并不是有意收购大中电器,只是把大中电器当做与黄光裕谈判的筹码。

张大中扬言要没收陈晓的1.5亿元定金。

陈晓和黄光裕坐上了谈判桌,谈判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黄光裕想以国美电器股权置换的方式收购永乐,但陈晓执意要加上现金。

黄光裕说: 这是我做生意以来最艰苦的一场谈判,不是我无能,是陈晓太狡猾。

最终双方达成的协议是,国美电器以52.68亿港元的现金加股权的代价,收购永乐。

双方约定7月17日同时在香港停牌发布公告,当天,永乐在开盘后5分钟宣布停牌,但国美却迟迟没有停牌。

这无异于黄光裕临时变卦,玩了永乐一把,让陈晓有了“受欺负”的感觉。黄光裕此举,有对永乐的诚意进行试探之意,更主要的是让永乐因为率先停牌而陷入被动的局面——永乐停牌后必须给股东一个结果,这使得陈晓的谈判回旋余地大大缩小。

黄光裕见好就收。7月18日上午9时30分,国美电器在香港联交所停牌,原因是国美对永乐提出自愿收购建议,并等待与永乐一起发布联合公告。

7月24日,也就是国美准备召开关于永乐并购案新闻发布会的前一天,黄光裕却突然“人间蒸发”了,所有的媒体都找不到他。

在这个节骨眼上,黄光裕跑到广东去做“好人好事”了——他向“潮汕星河奖基金会”捐助了500万。

这些细节,无一都在说明,双方的谈判异常艰难,最后一刻都还在拉锯,充满着变数。

最终,永乐并入国美,合并后的国美帝国,门店总数达到了800家,营业额达到了800亿元。

陈晓以一国之君,成了国美的败军之臣,当上了国美电器的CEO,但实际上,陈晓的权力是被架空的。

但黄光裕并没有以胜利君主的姿态高高在上,他对外宣称不是国美收购永乐,而是国美和永乐合并,给了陈晓最大的尊重。

在北京的办公楼,黄光裕给陈晓安排了一间面积和装修,规格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办公室。黄光裕购置了两台迈巴赫,其中一台送给了陈晓。

黄光裕曾经认为陈晓是最“可怕的敌人”,现在他们成了战友,黄光裕给了陈晓充分的信任。

2006年,除了完成收购永乐的大事,黄光裕还在当年的股东大会干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43
+1
34
+1
相关报道
文章关键字: 黄光裕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生意场"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生意场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请注明"来源:生意场"。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本网刊载之所有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如本网刊载之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敬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
 
顶部 人脉 手机版 底部

关注生意场头条号

网站地图 欧博备用网址 美人鱼注册送18元登入 成人网址
申博sunbet桌面下载 太阳城集团总公司 sunbet 申博下载 太阳城美女荷官
球坛足球比分网 m5彩票时时彩 熊猫彩票注册直营网 亚洲星充值中心登入
环亚ag娱乐 夜夜撸 AG体育网站 ag游戏客户端
优德w88官方网址 成人网址 色情男女 欧博备用网址
444BBIN.COM 68XTD.COM 899BBIN.COM 132psb.com 387PT.COM
15s8.com 66sbsun.com 115sunbet.com 236SUN.COM 8XAS.COM
982XTD.COM 1555DZ.COM 566BBIN.COM 1112934.COM 3445111.COM
596ib.com 8QHDS.COM 729psb.com 338XTD.COM 678jbs.com